陸瑤,鋼琴演奏家、教育家,珠海莫扎特國際青少年音樂周賽事執行總監。先後就讀於中央音樂學院附中、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德國慕尼黑高等音樂學院以及奧地利薩爾茨堡莫扎特音樂表演與藝術大學(簡稱莫扎特音樂學院),獲得演奏家文憑及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2008年起擔任中國奧地利聯合音樂大學負責人。2014年出任華髮文教公司音樂總監,主導目前國內唯一與世界一流音樂學院合作的國際音樂賽事珠海莫扎特國際青少年音樂周。現任華髮中演劇院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位於南國的珠海,多年來因“百島之城”的稱號被人們熟知,後因中國國際馬戲節、中國航空航天博覽會更是聲名遠播。假如在2014年,有人説珠海會因為一個國際音樂比賽揚名海外,成為青少年古典音樂競技的一個重要圖騰,你大抵會有些質疑:可能嗎?

  當歲月輪轉至2020年,一晃六年過去,改變讓所有人都信服——如今珠海這座城,與“莫扎特”緊緊聯繫在一起,與“青少年”“古典音樂”緊緊聯繫在一起。這一切,與華髮息息相關,也與陸瑤這個名字密不可分。2014年來到華髮集團的陸瑤,帶領團隊從零開始,在珠海關於古典音樂的這張白紙上,漸漸描繪出莫扎特國際青少年音樂周熱烈生長、蓬勃向上的模樣。

  珠海與“音樂之城”的邂逅

  提起古典音樂,莫扎特是個永恆的符號;而提起莫扎特,就會自然想到奧地利薩爾茨堡。古典音樂天才莫扎特在這裏出生,不到36年的短暫生命超過一半在這裏度過——因為莫扎特這個名字,薩爾茨堡很早就以“音樂之城”聞名於世。

  而萬里之遙的珠海,“浪漫之城”聲名在外。因為年輕,珠海似乎總有着很多有待發掘的潛質,遇見薩爾茨堡,便是一次讓人驚喜的發掘。而這緣分,陸瑤算是“牽線人”。

  “辦這個比賽的想法,從2012年就開始醖釀了。”那時,陸瑤任職於莫扎特音樂學院已有數年,並作為校方代表派回中國工作。作為世界歷史悠久的著名音樂學院之一,這所學校是所有音樂學子嚮往的聖殿,也是音樂英才的搖籃,有着許多令人崇拜嚮往的名師們。而他們每年都會去世界各地、各大比賽挖掘古典音樂的“好苗子”。

  久經賽場,他們愈來愈發現,亞洲尤其中國,是塊寶地——在許多國際專業賽事中,超過60%的參賽選手都是中國青少年音樂學習者。與此相對應的現實是,全亞洲多學科的青少年專業國際音樂比賽,幾近空白。“為什麼不辦一個呢?”從那時起,時任國際交流副院長兼奧地利青少年音樂比賽評委主席羅切克教授、鋼琴系主任考夫曼教授和陸瑤就在醖釀這樣一個音樂比賽——高水準、針對青少年、落點中國。

  他們理想中的舉辦地,是一座悠閒而尚未被定義的旅遊城市,有足夠引人流連忘返的景緻,也有足夠的未知空間,與音樂緊密相連。正如薩爾茨堡、愛丁堡一樣,提起來,就能自動對應莫扎特國際音樂節、愛丁堡音樂節。所以當辦賽消息傳出,國內大城市如北上廣極力爭取,他們都沒有動心。“一線城市的知名度與文化都已經很成熟了,有這個比賽是錦上添花,沒有卻也不會有什麼改變。而我們尋求的,是城市與音樂相互需要、相互成就,是要能‘擦出火花’的。”

  想來也是緣分,長年工作在歐洲的先生受到澳門樂團藝術總監的力邀,經常往來澳門,因此陸瑤與珠海也有幾面之緣。2013年,聽聞十字門中央商務區流光溢彩的城市建築羣裏,將有一座高規格的音樂廳。她便邀請考夫曼和羅切克來看一看。

  彼時華髮中演大劇院還是工地上的一個基坑,音樂廳也未見雛形,但在珠海逛了幾天,曾看遍世界的兩人,沒多久就感受到了珠海風景優美、氣候宜人以及充滿浪漫與未知的氣質,每一點,都正中心意。時逢珠海市政府也正為城市尋找更多文化因子。雙方一拍即合,在珠海政府部門和華髮集團的支持下,珠海牽手薩爾茨堡舉辦莫扎特國際青少年音樂比賽的事情,就這樣水到渠成敲定下來。

  2014年,珠海華髮中演大劇院即將落成,陸瑤也即將舉家南遷澳門。帶着滿腔熱情,她成功申請並出任新生的珠海莫扎特國際青少年音樂比賽賽事總監,成為華髮一員。“我帶來的賽事,我有責任辦好。”

  遇見很多“第一次”

  陸瑤打小熱愛古典音樂,鍾情於鋼琴。從英國到德國再到奧地利,她一路沿着古典音樂道路不斷探索,直至以優異成績留在莫扎特音樂學院教授鋼琴,成年後基本都在國外。即使2008年,藉由“中國-奧地利聯合音樂大學”項目作為鋼琴代表返國,也多是在北京生活。對珠海,有交情有印象,但都淺薄,對華髮的概念,幾乎為零。

  2014年初來乍到,同事帶着她參觀剛建不久的華髮中演大劇院。這個“對標”奧地利維也納金色大廳的音樂殿堂,從外觀到內在,其精緻和大氣無不讓陸瑤深深感到驚豔。就這樣,陸瑤以她獨特的藝術感知方式認識了華髮——這是個有想法的企業,也是個足以讓人產生期待與想象的企業。帶着這最初印象,她開始着手籌備第一屆比賽。

  誰也沒想到,這個國內唯一與世界一流音樂學院合作的專業國際賽事,最開始的籌辦團隊成員寥寥無幾。從策劃、宣傳,到報名流程設計方方面面,作為賽事總監的陸瑤都需親力親為、大小兼顧。人丁單薄的“創業”就這樣持續數月,團隊才陸續集結到位。而這支隊伍,加起來也不超過20人。團隊最初甚至沒有固定的辦公地點。一年之內,陸瑤輾轉換了三個辦公場所。最後落腳的十字門工地,劇院剛落成、配套不完善,還是一片塵土飛揚。

  辦公條件雖簡陋,賽事本身卻是頂級大型國際專業比賽的規格。項目定下沒多久,組委會就開始聯繫專業評委,邀請的都是在各個國家小提琴和鋼琴領域的頂尖人物。聽起來難度很大,陸瑤卻説,其實“沒費多少力就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她還記得邀請國內著名小提琴家、《梁祝》演奏者俞麗拿時,老太太幾乎沒猶豫就答應了下來,“中國的孩子太需要這樣的比賽了!”“但凡對古典音樂長遠發展有期待、對培養人才有追求的音樂大師,對青少年國際音樂比賽的缺位多少都有了解。”於是,第一屆比賽就集結了鋼琴演奏大家米沙·貝洛夫、韓國小提琴宗師金敏、國內著名音樂教育家俞麗拿、童衞東、吳迎等人……即便放到現在,也是首屈一指的頂級陣容。

  如果説業內的認可給了陸瑤辦賽的底氣,那臨時集結卻高效運轉的隊伍,則給了她巨大的能量與支撐。華髮城市運營總裁郭凌勇,也是當時的分管領導,對陸瑤説了一句話,讓她至今記憶猶新:“對於音樂,我不懂。但你遇到任何困難,説出來,一定幫你解決。” 

  當時賽事向全球廣發英雄帖,符合資格的青少年都可寄來演奏視頻報名參賽。2015年4月,首屆比賽報名截止,根據要求,在一週之內,籌辦小組要在把從世界各地寄來的音頻文件分門別類歸檔整理完畢,並郵寄至奧地利組委會進行篩選。時值賽期籌備關鍵時期,這些堆成小山的報名文件,只能分出2人處理。這兩人不分晝夜爭分奪秒拆件整理,最終如期完成任務,“黑眼圈都快掉到地上了。”

  正是這種過關斬將的作風,即使面臨資源、人手短缺的不利狀況,首屆珠海莫扎特國際青少年音樂比賽依然交出了漂亮的答卷:12天裏,100多位青少年演奏家掀起古典音樂潮流,來自奧地利的專家評委會主席甚至直言:“在美麗的珠三角海濱城市珠海找到了理想的夥伴”。

  6年,從沙漠種出向日葵

  有了第一屆“從無到有”的經歷,接下來的“從有到優”變得順理成章。

  2016年,是珠海莫扎特的非賽時年份,陸瑤卻接到了大洋彼岸音樂專版記者的訪問,對方的言談裏透露着海外對這項新生賽事的關注與讚許;2018年,第二屆賽事圓滿落幕次年,莫扎特音樂周正式成為被譽為“音樂界奧委會”——日內瓦國際音樂比賽世界聯盟(WFIMC)的成員,代表着這個初出茅廬的年輕賽事品牌,已經佔據了國際音樂賽事的一席之地;2019年,年僅三歲的ZHUHAI MOZART越辦越穩,複賽指定曲目從首屆的參賽選手本國作品、第二屆的奧地利作品,換成了中國音樂作品。“我們已經有了傳播本土音樂的底氣。”

  陸瑤長久以來“發現和引導音樂英才”的心願,在一步步實現着。從珠海莫扎特走出的選手,閃耀在世界各地的國際音樂比賽,近幾年美國克利夫蘭國際鋼琴比賽、梅紐因國際小提琴比賽等蜚聲中外的音樂賽事前三甲,也常看到珠海莫扎特選手的身影。珠海莫扎特作為“音樂天才直通車”,已顯露風華。

  而藉助“莫扎特”這一符號營造古典音樂文化氛圍、彌補青少年認知偏失的初衷,也正在實現。

  2014年珠海莫扎特國際青少年音樂比賽宣佈創辦,是古典音樂第一次在珠海這座城市高調出場。此前的珠海人,提起古典音樂大多是一臉茫然,如同隔之千里。賽前熱身精心打造的大師班、校園講座等系列活動,在現場卻常常遭遇冷場;賽時同期展出的來自莫扎特國際基金會提供的莫扎特手稿,極其珍貴卻無人問津。長期根植在人們心裏關於“古典音樂遙遠高冷”的認知,讓陸瑤常有“一個巴掌拍不響”的無力與挫敗感。

  可整個團隊都沒有放棄。最初反響不夠熱烈,他們就在比賽形式上進行創新豐富,並且想方設法加強宣傳引導。從第二屆開始,賽事更名為“珠海莫扎特國際青少年音樂周”。賽場之外,通過專業音樂會、大師班、公益藝術課堂等豐富多元活動,讓音樂種子在這座城的各個角落生根發芽,讓音樂氣質漸漸養成、發散。

  僅第三屆音樂周,就有32場專業音樂會、54場惠民活動,吸引觀眾超2萬人。珠海莫扎特就像一根“導火索”,引爆了大眾對古典音樂的熱情,也為青少年創造了充分浸潤的氛圍土壤。比賽之外,自2018年起連續三年舉辦的珠海絃樂大師班,目前已經成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專業品牌,共計邀請國內外行業翹楚及業界領軍人物、世界頂級演奏家、教育家150餘名,來自全國各地逾兩千名絃樂學子慕名而來。此外,陸瑤還牽頭組建了珠海青少年絃樂樂團,為推動大灣區藝術教育普及不斷進行新的嘗試。古典音樂的精神就此根植珠海,輻射全國。

  早在創辦之初,組委會就立下“將以多種形式,長久地挖掘賽事文化價值和內涵”的承諾,志在將珠海莫扎特打造成“眾所期待的國際一流、具有世界影響力的藝術盛事”,打造成“珠海乃至中國、世界的一張文化名片”。六年過去了,這個當初看起來是“宏圖”的遙遠夢想,正在成真。

  這六年,在無數人心血的澆灌下,珠海莫扎特從一片空白到揚聲中外,陸瑤形容難度堪比在“沙漠裏種向日葵”,而成就感也如看着向日葵從種下到開得熱烈。在華髮的時間愈長,陸瑤也愈發堅定當初的想法——“這是一個讓人充滿想象的企業”。

  儘管已經小有成就,但陸瑤對音樂周的期待和要求遠不止於此。她説,如果拿梵高的名畫《向日葵》比喻,如今的珠海古典音樂文化,“盆在那兒了”,培育的土壤已日漸充實,接下來,就是讓種子生長成明媚的花兒了。這個過程,她預想是十年。時值華髮40週年,全新的旅程正在開啓。陸瑤期待着與華髮、莫扎特音樂週一起成長,期待着下一個充滿激情與活力的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