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虹,安徽巢湖人,曾在中國人民銀行安徽巢湖分行、利安達信隆會計師事務所工作。2007年2月加入華髮,曾任華髮集團財務管理部總經理,兼任珠海華髮城市運營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珠海華髮商貿控股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珠海金控集團財務總經理;現任華髮集團副首席財務官,兼任華髮集團監督與税務部總經理。

  似乎學會計的人,始終都會帶着一種職業的敏感和警醒,在胡虹身上尤其如此。

  作為華髮集團副首席財務官,胡虹好像天生就有一雙火眼金睛,能快速捕捉到一串串數字背後隱藏的信息。這是她業務過硬練就的專業素養。在華髮集團財務部門工作十四年,她從基層主管一路做到集團高管,和她的團隊苦練內功精進業務,做公司“最後一道防線”的守門員,為華髮集團財務穩健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審計精英加入華髮財務部

  從部門骨幹到團隊“孵化器”

  老家安徽巢湖,大學畢業後胡虹的第一份工作是令人羨慕的“鐵飯碗”——她在國考中脱穎而出,考進中國人民銀行安徽省分行。

  在銀行工作三年後,一則招聘啓事成為她人生道路上的轉折點。2000年的夏天,她來珠海度假,在報紙上看到了利安達信隆會計師事務所的招聘信息。招聘啓事攪動了她的心,想起大學時老師常説的一句話,“學會計專業的應該去事務所和企業多歷練,眼界絕對不一樣。”

  一份體面又安穩的工作,一場未知前路的變化,胡虹選擇了後者。

  她義無反顧地從體制內走出來,成為特區創業熱潮中的一員。當時的珠海經濟特區恰似一片創業沃土,各路精英雲集,奮鬥是時代永恆的底色。從“吃公糧”的單純環境中走出來,在會計師事務所她服務各式各樣的客户,“有一種吃百家飯的感覺”。

  在人民銀行貨幣信貸與調查統計科,胡虹寫過大量的調研分析材料,鍛煉出通盤考慮的縝密思維和全局觀意識,讓她在會計師事務所很快成長起來。在胡虹眼裏,哪怕有一千種審計,執行起來都是一個個項目核實真實情況,“所使用的工作底稿是一樣的”。她記得那幾年經常出差做審計,遇到審計單位不配合、提供資料不及時,她給自己設立一個倒逼的時間台賬,按照時間節點逐一解決,絕不拖泥帶水。正因為在不同的工作環境中歷練過,她堅忍不拔的性格就此磨礪出來,面對困難越挫越勇。

  胡虹與華髮的緣分也始於此。在會計師事務所,華髮集團恰好是她服務的“甲方”之一。胡虹記得,華髮集團當時的體量不算大,新開發的華髮新城和世紀城項目在珠海引領了精品人居的標杆,成為高品質的代名詞。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7年後, 她想尋求更適合自己的突破,再次提交了辭職信。

  2007年初的一天,胡虹在斗門出外勤,接到了時任華髮集團財務部經理葛志紅的電話。葛總在電話裏説的第一句話是:“胡虹,聽説你辭職了,你來不來華髮?”愣了一會兒,才意識到葛總向她伸出了橄欖枝,她馬上提交了一份簡歷到華髮面試。

  不久後,胡虹正式加入華髮,成為財務部的一名得力干將。當時的華髮集團財務部,加上新入職的胡虹一共6個人,負責華髮集團和鏵創公司的財務工作。彼時集團財務條線還沒有實行垂直管理,華髮物業和華髮汽車等公司均有獨立的財務部門。

  華髮集團財務部的老同事回憶説,胡虹來華髮後一個人擔起了公司預、決算和每月合併報表的工作,展示了非常專業的業務能力,她加班的時間非常多,幾乎每週末都在公司,“像鐵人一樣不知疲憊”。雖然工作量很大,但她做起來遊刃有餘。因為業務能力過硬,來華髮的第二年就晉升為部門副經理。

  2012年,華髮集團開始實施“轉型升級、跨越發展”戰略,六大業務板塊縱深發展各自精彩。隨着各項業務全面開花,胡虹也身兼數職,從集團財務部到城市運營、商貿、金控等公司的財務部負責人她都兼任過。在胡虹看來,兼任的職務越多肩上的壓力越大,每個公司的業務在拓展,財務的工作需要立刻跟進,她覺得自己相當於財務團隊的“孵化器”,組建一個團隊就培養一個團隊,運作成熟後再逐步退出。

  集團財務部也一路迅猛發展,從戰略實施之初的幾十人到現今的兩百餘名員工,為集團業務高速增長提供了專業支撐和有力保障。在此期間,華髮集團財務條線的大部分新員工,都是胡虹挨個篩選簡歷逐一面試進來,她親自充當過很多新同事的“業務導師”。提到某某公司的基層財務人員,胡虹腦子裏會自動跳出這個人的履歷和職責分工,過目不忘的背後,是她對業務的精耕細作和兢兢業業。

  推進財務條線實行強管控

  從“賬房先生”到戰略參謀助手

  眾所周知,財務是專業性極強又很瑣碎的工作,時刻需要保持“充電在線”的狀態,稍有疏漏可能會造成損失。

  隨着公司業務多元化的發展,對財務工作提出了更多的挑戰。2011年,已是財務部經理的胡虹,大膽地向集團領導提議,華髮集團的財務部必須要實行標準化和流程化管控,“人管人”的傳統模式已經適應不了公司業務快速發展的態勢,需要積極主動練好財務人員的內功,打造一支穩定高效的“財務鐵軍”。

  集團領導層很快就採納了這一建議,聘請了普華永道公司為財務部門從組織架構、制度建設、財務流程等方面設計管控機制。作為甲方項目牽頭人,胡虹和乙方以及公司內部同事前後磨合了一年多,完成了華髮集團財務管控體系搭建工作。一輪輪多層討論後,財務部統一思想建立了標準化工作流程,為部門不斷壯大提供製度保障。

  此後,在胡虹主導下,會計報表編制規範、檔案管理、出納管理等一系列制度流程逐步建立,通過“用制度管人、用流程管事”,讓各項工作有章可循,將強管控真正落到實處,確保財務部門更加穩健地運營。

  胡虹認為,財務部門的職責不僅僅是執行具體的財務工作,擔任的角色不是一個簡單的“賬房先生”,他們更是為業務賦能的重要部門。財務工作涉及公司的方方面面,可以完整地看到包含公司各個部門所有觸點在內的流程,能如實反應公司的運營現狀。從籌資、投資、資金營運到資金分配每一環節的工作,都需要具體的財務數據來分析、統計以及做支撐,為集團投資籌資、資金運營等業務提供紮實的依據,幫助管理者做出正確決策。而財務部也從傳統的“賬房先生”的角色定位,轉變為戰略參謀助手和業務運營幫手。

  財務高手練就火眼金睛

  做企業“最後一道防線”的守門員

  和胡虹打過交道的很多同事,都有一個共同的印象:她工作的時候特別嚴謹,很容易看出走籤文件中不合規的地方,而且她會直言不諱告訴你錯在哪裏,即便不是專業的問題,她也願意主動溝通,讓你心服口服。這其實,是她熟諳業務、盡職盡責的真實寫照。

  華髮每年承辦的精彩賽事特別多,很多付款子項目解釋得不詳細。胡虹會較真,“例如是製作一本畫冊,一共多少頁面,多少萬字,每一筆錢的流向都應該寫明白”,她會要求項目工作人員將子項目寫得明明白白,經得起任何時候的審查。就連簡單的餐費報銷,她通過判斷餐廳的人均消費金額,馬上能看出消費總額是否合理。針對這些“小漏洞”,她反覆囑咐經辦人員要慎之又慎,“如果自己都覺得不合理,那更加經不起審查”。

  當然,財務的工作也不是墨守成規的,要懂得從規章中來,靈活運用到實務中去。幾年前,北京華髮頤園項目的土地增值税清算,在上級税務部門審核的環節卡住了,此事驚動了華髮集團總經理李光寧。李光寧直接給胡虹打電話,讓她去北京完成此項清算工作。胡虹接到任務後,立即上門和税局的工作人員溝通情況,由於該項工作擱置已久,對方很有意見,除了明確表達審核結果不合格外,並未給予更多的細節解釋。

  胡虹明白,等在前面的是一場硬仗。她拿着税局退回的項目土地增值税清算報告,沉下心來對報告及附件逐一核對,報告中申報的税收優惠從政策上還是站得住腳的,但是報告的質量還需改進,存在前後邏輯不嚴謹、數據有誤差、資料不齊等漏洞。

  她理清思路,按照最有利的清算方案去努力。為了保質保量完成工作,胡虹喊來了税務師事務所出報告的小夥子,和北京財務同事一起連夜修改。熬了兩天兩夜,第四天一早送審税局,工作人員態度緩和了很多,這次溝通順暢多了。對方提出了很多具體問題, 胡虹已經掌握了第一手資料,當場給予恰當回覆。“白天去税局溝通,晚上就回來修改和補充資料”,胡虹説,她領着同事連軸轉,歷時半個月後,終於圓滿地完成了清算任務。

  如今,華髮的財務狀況愈發穩健,和財務部同事們不斷苦練內功、築牢防線密不可分。和其他業務部門相比,財務部不需要直面沙場衝鋒陷陣,但是他們卻是守護大本營“最後一道防線”的守門員,對企業高效運轉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剛柔並濟

  “前浪”推“後浪”攜手共進取

  在知乎上,一名財務人員的發帖引起了很多人共鳴:看似每一天都做着相同的工作,但只有自己人知道,每一天都在處理着種種變化,從沒有一絲的鬆弛。

  胡虹對這句話深有體會,在任何一個公司,財務部的工作是沒有彈性的,每個月的工作必須按照時間節點完成。平凡枯燥得如餐廳“後廚”,從切菜、炒菜到傳菜都不能閒着,一系列的規定動作必須要完工。 

  永遠保持蓬勃之姿,永遠在用力地奔跑,這是胡虹工作的常態。高強度的工作狀態下怎麼解壓?胡虹的答案是享受工作帶來的樂趣。曾經一個人在辦公室幹到燈火通明時會心生不甘,但現在她是一個“樂觀”的工作狂,“別人不加班,我與其指責別人,不如把自己的心態調平和——既然目前的工作是我選擇的,我就應該抱着‘積極’的心態去面對,遠離負能量,高高興興地加班。”

  作為部門的負責人,胡虹對自己嚴苛要求,對下屬則是剛柔並濟、“軟硬兼施”。2014年珠海金控入主華金證券,財務部接到緊急通知,要求增派一名財務主管,第二天到上海接手工作。集團分管領導葛志紅拿着名單,最後選中了珠海本地生源、入職5年且華髮自己培養的校招生小張。葛總當面問她,集團派你去華金證券工作,願意過去嗎?小張當場同意了,可是晚上和家人商量後,家裏人一律持反對意見,她萌生了退意。

  胡虹在電話中聽完緣由,嗓門一下子大了,她不安慰反而激將對方,“連説服家裏人的能力都沒有,我如何相信你的工作能力?再説已經徵求過你本人的意見,你已經答應的事情,再出爾反爾,如何對得起公司對你的培養和領導對你的信任?如果所有的人都可以出爾反爾,公司還怎麼運轉?你只能克服困難、信守諾言,你的答案是選擇去,或者選擇離開。”那一晚,她和小張反覆通了好幾次電話,直到小姑娘給家人慢慢做通了工作,她才説出自己的“底線”,半年後把小張調回珠海。現在,小張已經成為財務部的業務骨幹。

  財務部每年都會進一批年輕人,對於這羣“後浪”,她能帶的就親自帶,從呈文到事項專項報告,從工作方法到邏輯能力,她自己毫無保留地教給新人。在胡虹心裏,無論是前浪還是後浪,都是一羣心中有火、眼裏有光的奮鬥者,在時代的潮湧中碰撞激盪,攜手進取。“現在的‘後浪’勇於挑戰,敢於突破,如果給他們更多的指引和支持,像一束光照亮他們往前,能推動團隊加速成長,發揮1加1大於2的效果。”

  共事多年的同事,有人説她果敢無畏,有人説她能扛事情,也有人説她脾氣執拗,她不置可否。華髮集團總經理李光寧曾經評價胡虹,“優點是很謹慎,缺點也是很謹慎”,她覺得這正印證了她“積極的悲觀主義者”的心態——工作中她總是習慣預判和提示風險,哪怕領導不愛聽,她也要説出來,基於最壞的打算、做最充足的準備,在過程中全力以赴。縱使千帆過盡,少年白頭,也要保持着一顆赤誠的心,這是她的個性。

  在與華髮相伴成長的歲月中,她始終忠於夢想的執着,和所有華髮人一起用奉獻和忠誠書寫使命擔當,凝心聚力推進華髮駛入高質量發展的“快車道”。

  華髮即將迎來40週年生日,未來還將向百年長青基業進發,當新徵程的號角吹響時,胡虹已整裝待發,築夢下一段旅程。